小“特警”加油!早安

他穿上特制的小特警服,因为怕凉,下半身还穿着自己的长裤,戴着特警帽,白色的小脸蛋上,嘴角抿了下。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巡特警大队的特警蜀黍给他的衣服背后贴上特警贴条。

去年12月5日,杭州一家医院的医生告诉子轩妈妈:血液里幼稚细胞数据显示不好,要做骨穿。三天后,检测报告显示:白血病。也是这天,子轩转院到了浙江省儿童保健院湖滨院区血液科。在那里,子轩看到了比他还小的小朋友,“都是光头”,现在的孩子早熟,妈妈想瞒也瞒不住了。

子轩家在富阳区,去年10月初,子轩发高烧,39、40度持续不退,在当地医院看了,没见好转,妈妈又带着他到了杭州,病情反反复复,指标反反复复,“妈妈,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学校?”一开始,子轩也会问。

渐渐的,小子轩对自己的病情,像大人一样清晰,他知道自己在用什么药,什么时候做化疗……

生病后,小子轩总是跟妈妈说要看表舅舅以前穿制服的照片。表舅舅原来当兵,退伍后成了一名警犬训导员,子轩小时候,表舅舅还在部队的时候回家探亲,小子轩就缠着他,“你要穿着军装,我才跟你出门。”

高强度的治疗,并没有让这个梦消解,今年5月初,护士拿来纸和笔,“你有什么心愿?都可以写下来。”

“亲爱的特警叔叔,你好,我是一名白血病儿童,我现在在儿童血液科治疗,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是想(当)一名特警。”这是一个11岁男孩此时此刻最大的梦想。

这篇心愿小作文,大概400来字,小子轩写了一个多小时,“我写了三段,想写长一点。”小子轩生病前,在校外辅导班,写一篇四五百字的周记要两个多小时,“先写一遍,指导老师看了,我再按照老师修改的,抄一遍。”

那为什么要把作文再抄写一遍呢?“抄一遍,字看起来整洁一点,老师看起来心情会好。”

5月中旬,小子轩妈妈接到了浙江省梦守护公益基金会工作人员电话:“我们可以帮孩子实现心愿!”

惊喜真的发生了!很快,杭州市公安局政治部民警庞振煦打来电话,“让我们为子轩实现这个心愿吧!”六一前,他和基金会工作人员一起去了子轩家。

为了给孩子治疗,妈妈特地在医院边上租了一室一厅,到现在,小子轩和妈妈租房已半年了,意味着治疗也快半年了。

庞警官把孩子的情况发在群里,很快得到了包括拱墅巡特警在内的多个城区巡特警大队的响应,大家纷纷表示要帮小子轩实现梦想,萧山区分局巡特警大队还在第一时间寄来了定制的小特警制服。

考虑到孩子的身体情况,最后杭州公安的民警决定把实现梦想的地方定在距离医院较近的拱墅巡特警大队。

拱墅区分局巡特警大队的操场上,整齐地停着两辆酷酷的警用摩托车,车旁站着戴着墨镜同样酷酷的特警,还有一排警用山地巡逻自行车,穿着反光骑行服的骑警们列队站着……小子轩一下车,大家都朝他敬礼,小子轩也“现学现会”,举起了平生第一次的警礼,“对,把手再抬高点,对对,到帽檐那”,一名老特警纠正着,小子轩把并得很拢的手往上抬了抬,没留一丝手指缝,另一只垂下的小手紧贴裤缝……

几乎所有的男孩都喜欢军械,巡特警大队对子轩的心愿,丝毫不含糊:又是向子轩“砰砰”演示了几个背摔,小子轩在一边看得呆呆的;一会儿,他们又拿出了狙击枪、制式手枪,“我拿不动”,喜欢是喜欢,但狙击枪还是太重了,“这样捧着也可以”,蜀黍安慰他。子轩开始可能还是有点怯生吧,他拿了拿又放下,但是蜀黍很耐心,教他怎么举手怎么握更有造型感。是啊,谁都有小时候,或许蜀黍也想到了自己调皮的童年吧。

更大的惊喜在后面。10点30分,特警们连线了小子轩的班主任,小子轩在学校是英语课代表,他有个帮他收作业的“小助理”,还有一个班长,和他关系都很好。

阳光下,手机屏幕有点暗,但子轩还是非常清晰地认出了他们,“你怎么又黑了?你黑了4个度啊!”小子轩和“小助理”打着招呼,同学们都挤到了屏幕前。

“你们看,这是装甲车哎!我刚才上去了!”子轩绕着特警防暴车转了一圈,蜀黍打开车门,让他举着手机拍个够,刚才有点腼腆的小子轩一下放开了,“我跟你们说啊,这个车可贵了!威风不威风?我厉害吧!……”

屏幕另一侧,一堆“哇哇”的赞叹。子轩的小脸蛋,一下舒展了,眼睛里都是光,那是一个男孩的骄傲。“他们都羡慕我啊!”

No Comments

Categories: 新濠天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